• 窝窝美文读者交流QQ群:583642656
    >
    您的位置: 棋牌评测网 > 经典•原创 > 我读杨军强的诗

    我读杨军强的诗

    作者: 唐兴顺 时间: 2017-06-29 22:36阅读: 我要投稿

    杨军强有一首诗题目叫“我是一座山峦”,让我印象深刻。最先是在林州作协首届金秋美文赏读会上,有人朗诵这首诗,地点在林虑山黄华寺下寺南侧的河床上,细水流布,响声淙淙,岸上树叶正红,草木潇潇,朗诵者站在刚发现的飞雪亭基座旁,从林州各地及安阳赶来的一群文人学士,在自然错落、高低不平的河石上席地而坐,翘首聆听。朗诵声、议论声、水声、风声与山中发出的各种声音相混杂,有时候人的声音大,有时候自然的声音大,声高声低,相互竞越而又共呈其妙。说实在话,在这种氛围里,具体能听到听清多少句朗诵的内容,并不是十分重要的事,大家在乎更多的可能是怀揣着一颗文心来与山水相会,朗诵只是一种形式,一种朝拜天地自然的依托之体。

      但是,就是这一次,杨军强“我是一座山峦”中的几句诗还是冲进了我的耳膜,朗诵者顿挫声音,气量充沛,激越跳荡,令人侧耳:“我是山峦,在视线格外明显,我包容包含,收敛丰满……我有幸成为宝贝,成为人世风口浪尖!”“有一天山崩地裂,我承诺再管赴汤蹈火,再管凶险无边,我都会岿然不动,相聚雄关!”,“有时,我会弥漫成爆发的火山,倾吐不尽的热浪火岩,流湍成金黄的季节河……所以我倜傥,我跳跃,我纵情,我放歌……安静下来映红人间不夜天……”活动结束之后我从头到尾又读了一遍这首诗,再后来读了杨军强更多的诗。我自己不大懂诗,写诗也少,但这么具体读身边熟悉的朋友的诗,使我有几天时间把心思都用在了诗上。我感到,诗是文学的灵魂,诗与其他文学形式相比,更多抒写的可能是心灵的颤动,是灵魂形状,是精神图画,是对生命的抽象或描绘,是生命在人世间与天地、自然对话的梵心灵语。“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”,灵魂带着生命跳跃起来,像流霞和虹霓那样去与生命的本源、自然的真谛相对接。即便是写一件具实之物,那物也不是它的凡俗之貌了,诗人进入了它的内部,或放形高蹈,或窃窃私语,或者只是对那物的一段意想。譬如杨军强的“我是一座山峦”,显然不是某座具体之山,它必定是杨军强用了诗的手段在心里矗立起的精神之山,它完全是一个崭新的工程,以心灵为场地,以天下之山为躯壳或模具,把他自己对高尚生命的向往,对世间万象的理解,对人群优劣的思考等等搅和了,作为建筑材料,在心里建造起这么一座“我的山峦”。杨军强这本书中的其他诗,写花,写树,写草,写棕榈,写人物,也都让我感到他对事物的抽象能力很强,都是再造之后的精神之物。

      这里有一个问题,诗人在心里造物,应当要先把心清空腾尽。心中被俗物壅塞,诗的位置会遭到排挤。然而,诗人不仅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人,反而,诗人们对人世间的事物往往具有更敏感的神经,这就是诗人们的不平凡甚或伟大之处。他们一方面要清心寡欲,一方面要与世界保持紧密联系,高蹈心灵与识世慧眼如鸟之两翼,将诗心带向碧海长空。而心灵的澄静空阔来自文化、学识与道德的温馨滋养,每一位优秀的诗人必定都是一位学习的高手。杨军强身材魁梧,为人仗义,目光深邃而口语木讷,观其形貌,引发我对诗,对诗人许多神秘而美好的思考。

    【本文自来窝窝美文网整理编辑】 文章标签:原创文章 经典文章
    本文标题:我读杨军强的诗
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owomeiwen.com/YuanChuang/1827.html

    上一篇:为安阳舰下水放歌 下一篇:这世界如此喧哗

    相关阅读

    [收藏本文]

    最新感言

    更多感言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广告评论一律删除处理!